您好!欢迎访问上海金铎禹辰水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官网!

新闻中心

老科技工作者风采不忘初心 牢记使命 实干为本 ——访水利部原副部长、中国老科协原常务副会长张春园

* 作者: admin * 发表时间: 2020-07-02 10:47:00 * 浏览: 19

张春园,男,汉族,1938年8月出生,浙江临海人,国家注册投资咨询师,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196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系。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、水利部副部长、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副董事长、中国老年科技工作者协会常务副会长。


2019年,北京秋日的早晨,阳光很好,“80后”张春园走过来,笔挺,眼神有锋,很是精干利落。之前,他一再表示采访自己没必要,而且手头的事很多。他刚出差回来,问在忙什么,风趣的张春园说,是“大事一件”——污水处理,要搞一个这方面的建议。就问他,“都‘80后’了,怎么还那么忙?”他又笑,说:“我们老年人也有初心和使命嘛,多干事,人心情好,还健康长寿!”牢记使命 实干为本“我们虽然是缺水大国,但也是污水大国,每年污水大概750亿吨,能利用起来太好了。”张春园最近忙的这个事还是水。他调研了很长时间,还和中国水科院的专家立题做了研究。中国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大国,尤其北方,黄淮海三大流域人均水资源只有世界平均值的七分之一。近十年,我国的用水量一直维持在6100亿立方左右,没有大的增加,可以开发的水资源也不多了。新时期,我国要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迈进,实施乡村振兴,城镇化、工业现代化建设美丽中国等战略,保障国家粮食、能源、生态、社会的安全,都要有水来保障。如何解决新时期水的问题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问题。张春园说,许多先进国家把污水作为一种宝贵的水资源,进行无害化处理,成为可用资源。有些国家,经污水处理厂处理的水直接进入自来水厂再处理后,直接作为饮用水。我们的污水,有些用简单办法处理一下,有些甚至不经过处理就到处流,成为江河湖泊、水库及地下水库的一个重要污染源。“污水资源化有很多优势,不需要筑坝,不需要引水,不影响生态环境,不淹地不移民,成本低一些,可以就地就近利用。”张春园与水利部老部长、支部书记李昌凡研究,将其作为老部长们开展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联系实际活动的一项活动。老部长们一谈起兴水利、除水害都来了精神,讨论很热烈,都认为这是重大举措,应该直送中央主要领导。张春园将报告修改好后,和几位老部长联名签字于70周年大庆前呈送中央。老部长们以实际行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,高高兴兴地参加了国庆观礼。更振奋人心的是,中央领导对他们的建议十分重视,作了重要批示。张春园和水有缘分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国家号召建设新中国,1955年,年仅16岁的张春园考取清华大学建筑系,入学后,听到国家发展水利的宏伟蓝图介绍后,改学水利。毕业后,张春园响应国家号召到了广西,在那里,从基层技术员一直干到自治区副主席,一干就是30年。1988年,国家水电部划分为水利、水电两个部,张春园被调到水利部。此时,改革开放虽已经10年,但水利部仍旧计划经济色彩十分浓厚,水利建设仍靠政府动员,农民投工投劳,每年100亿名农民义务工是当时全国水利最重要的投入。“国家每年给水利部的钱,主要是给看护黄河大堤的职工发工资的。水利部主要的工作,就是夏天防汛抗洪,冬天动员全国农民冬修水利。”张春园是实干型的“地方”干部,了解到“中央”这些情况后明白了,“调我来是干苦活的。”张春园把自己在水利部的十多年戏称为“打工”生涯,他说自己把时间交给了三件事:一是抗洪,像1991年太湖、淮河大水,1996年河北大水,1998年长江大水等;二是协调省际矛盾。水利工程涉及上下游、左右岸,矛盾众多,国务院治淮治太会议开不起来,国务院领导发了狠话:“要是矛盾协调不下来,撤了水利部部长!”张春园把这个事办妥了;三是寻求资金,因为“没有钱什么都干不成”。20世纪90年代是水利事业局面打开的时代,农村水电、太湖治理、淮河治理、黄河小浪底及万家寨、长江的江垭与三峡等工程,以及节水灌溉、大中型节水改造等项目都先后启动。水利部每年掌握的各种资金从4亿左右增加到数百亿元,一度是中央部委中资金最多的部门。事业发展起来了,但张春园离开了原来分管的各种条件相对较好的司局,去分管当时资金不怎么充足的农水司。然而,实干的“老张”用不长时间就把农田水利事业搞得红红火火,农水司的资金充裕起来。事过如烟,“回想起来,虽然工作很艰辛,矛盾很多,但的确干了不少事,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。”几次追问,他并不愿讲述太多陈年旧事,说涉及许多人和事,就留给后人写小说吧。

 

98抗洪与张春园

19987月,长江中下游发生历史性大洪水,湖北沙市的水位达到44.95米,超过国家规定分洪水位0.28米,举国关注,抗洪到了关键时刻。此时,张春园已经不再分管抗洪工作,但出于本能,他建议水利部召开党组会研究一下。

8月7日的会上,张春园对党组说,“如果无人可派,我去抗洪前线。”中午,他即和国家防办邓坚副主任二人赶往荆州。上机前,他电告长江水委,立刻分析水情及分洪效果以参考。下机后,二人沿长江大堤从武汉经荆州边看边议,到洪湖大堤,看到洪水位离堤坝仅剩几十厘米,有些地方浪大一些,江水眼看就要漫过堤坝,非常危险。而大坝的另一边是洪湖分洪区,那里是百万人口的大平原,人们若无其事地生活、生产,避洪安全设施还没有开始建设,一旦决口后果不堪设想。大堤上,只有分管文教的一位副省长带几个人在巡堤,看得张春园“心惊胆跳”。长江水委的水情分析结果送来了:上游降雨已基本结束,近日没有大的降雨;炸堤分洪后,沙市水位只能下降20厘米。到了荆州大堤,张春园发现,水位离堤顶尚有2米,大堤背坡也没有看到大的险情。然而,湖北省认为水情危急,已经申请分洪,并得到中央的原则同意。省委书记、省长及抗洪队伍云集荆州,分洪堤炸药包也已埋好。人们似乎都有怀着一个美丽简单的幻想:只要分洪堤一炸,长江防洪就解决了。张春园的心里不这么想。凌晨3点,他和邓坚下了大坝,匆匆踏进宾馆房间的门,*********副总理和水利部周文智副部长就进来了,此外,还有长江水委黎安田主任以及部队领导等,房间挤满了人,很多人站着。张春园汇报了这一路的情况后说,目前,长江抗洪关键不在荆江,而在下游洪湖,洪湖大堤的洪水离堤顶只有几十厘米,随时都有满堤决口的危险,一旦决口特别是夜里,群众无处避险,死伤将不可避免,要尽快组织会水性的部队、上游三峡公司及地方力量去洪湖抗洪抢险。黎安田随后表达了同样意见。*********听后如释重负:“我听懂了你们的意见,明白了。”立刻告诉身边总参的同志调集部队去洪湖,自己则走出房间,用手机和在北戴河的中央主要领导通了话。傍晚,张春园又被温家宝叫去了。“九江大堤决口,两天两夜堵不住,你去看看”,温家宝说,“这边你放心,就按照你们提出的八条意见办。”张春园搭乘朱镕基总理的专机前往九江,在一艘临时当作指挥船的运输船上吃住,待了半个多月,每天衣服拧水,瘦了10多斤。九江大堤决口震动全国,长江当时处于20多米的历史高水位,决口处内外落差10多米,水头高,流速大,粮食麻包、草包、大石、汽车、沉船等都下水即被冲走,钢管插不下去,截流堵口专家也束手无策。

总理有眼力,特意叫我来,我有从广西红水河上带来的土办法!张春园看了现场,当即通知部队赶制钢筋铁丝笼,内装大石块,逐个从岸边往下滚,往前推进,因为它重量大,透水阻力小,柔性可互相咬合,不易被水冲走。同时,马上请国家防总紧急从全国用火车抢运石料。晚上,在送总理去机场的路上,总理对全车地方和部队领导宣布:张春园,你是不是指挥长的指挥长!次日一早就得到报告,土办法奏效了,堵口进展顺利。



不忘初心 老有所为2000年,张春园与上级领导打报告要求去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工作,希望能在那里多做些工作。他在那一干又是20年,至今还担任中咨公司重大工程评委会委员。在这期间,他除了原有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职称外,还多了一个国家注册投资咨询师的职称。2000年初,正值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,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老科技工作者协会(以下简称老科协)会长的钱正英组织一批老科技工作者前往四川、云南考察。参加考察的张春园看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西部尤其是西南地区丰富的水资源,绝大部分仍旧没有开发,或者开发有限,同时,严格的控水措施也对西部发展产生很大制约。西部大开发当时的思路之一是西气东输,看着白白流着浪费的水,张春园有了想法。他在考察团总结会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西部大开发应该实施水电优先战略,西气东输的同时,可以西电东输。西电东输是一举两得的利国利民措施,既能带动西部发展,也能缓解东部的资源不足,甚至对农业问题也有非常大的促进。钱正英听后连说很好,叫张春园立即起草建议,由钱正英、潘家铮、王思齐、袁国林等五位政协委员联合签名,带到了20003月的全国两会上,被作为政协1号提案,得到国家重视。此后,水电优先、西电东输成为西部大开发战略之一。此后十多年,几十条输电线路从西部出发抵达华东、华中,奏响能源调配的欢歌。我国水电开发进入空前发展期,至2018年底,我国水电总装机容量约3.5亿千瓦,年发电量约1.2万亿千瓦时,稳居世界第一。2000年,张春园也被钱正英邀请进了老科协任副会长、常务副会长。老科协科技人才云集,是技术咨询、决策咨询广有作为的平台。在钱正英、程连昌两任会长的领导下,张春园与各分会会长一道积极组织全国老科技人员为各级政府、部门、企业建言献策,为广大基层、农民提供咨询服务,受到各级政府及社会各界好评。形成的调研报告中,有20多项得到国家领导人批示。其中一半以上是由张春园牵头组织甚至亲笔起草,建议内容涉猎广泛,从水电优先到食品安全,从循环农业到企业科技退休人员待遇,都是实实在在的事,满满的干货。小型农田水利是农业基础的基础,但长期以来,人们都认为是农民的事,基层县乡的事,得不到社会的重视,更得不到国家的扶持。2004年,张春园组织历任水利部农水司司长、中农办及农业部专家调研,撰写了关于加强国家农田水利建设,建立国家小型农田水利建设基金的报告,还请钱正英附上给总理的亲笔信。该建议得到了中央的重视,写入了2005年中央1号文件,国家决定设立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建设补助专项资金,2005年为30亿,以后逐年增加,到2018年达到265亿,解决了全国县一级农田水利建设资金的来源问题。可以讲,为农民办了一件好事!张春园说。

作者简介:句艳华,女,本科,科技日报主任编辑。

 

本文为《今日科苑》第9期文章,转载相关事宜,请联系邮箱:jrkybjb@cnais.org.cn